手機版 [協會管理登錄] 【今日海口】電子專刊 活動案例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智庫 > 候鳥

候鳥

候鳥周玉芝書畫技能受贊賞 愿用畫筆盡情描繪海南

來源:海南文化網 發布日期:2017-02-06 16:19:50 瀏覽次數: 字體:[大][中][小]關閉本頁

1976年7月28日3點42分53秒,中國唐山發生了震驚世界的7.8級大地震。地震發生時,年僅23歲的周玉芝正好在離震中不遠處的勝利路工廠里上班。時隔四十年,2016年3月11日,已經63歲的她回憶起那一瞬間,“依然感到心驚膽跳”。



  那時的周玉芝是唐山某廠的工人,那天晚上的她和往常一樣在工廠上班,地震發生時因為要和兩名工友“吃宵夜”,所以從近十米高的工作臺下到地上,“如果不下來,那一刻工作臺被震倒自己肯定被砸死”。

  突然間,一陣巨大的響聲從地底下傳來,瞬間地動山搖,周玉芝所在的位置被倒塌下來的墻覆蓋,“雖然密不透風,其中兩名工友的腿也被壓住受傷,但幸運的是里面還有一點空間,三人還可以呼吸”。那一刻,她和工友互相鼓勵,“想方設法堅持到救援”。

  直到第二天下午,周玉芝和工友才被解放軍救援出來,被救出來的她看著沿途滿目瘡痍的街景,“心里非常難受”。 “雖然全身多處受傷,但都是輕傷”,所以經過一個多月的治療休養,她的身體幾乎得到康復。

  這一天,40年過去,但在周玉芝的手臂、胳膊上,依然可以看到留有好幾處當時受傷的疤痕。

  周玉芝說,“從那時開始,就更加理解生命的可貴和不易,更加珍惜每一天,更加珍惜人和人之間的愛”。

自幼學習書畫

  周玉芝說,因為受家庭熏陶,她自幼酷愛書畫藝術,“從小學開始幫學校做黑板報”,這個愛好一直到現在,“哪怕是地震過后,最撫慰心靈的事情就是寫字作畫”。

  2003年,周玉芝退休了。有了充裕的時間,她對國畫埋藏多年的熱情被激發出來,幾乎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國畫上。為從理論上系統學習國畫,她主動進修了北京中國書畫函授大學中國畫專業。為提高繪畫技巧,她又來到唐山市老年大學,圓夢的同時,也結交了一群熱愛生活和學習的老友。每當與國畫愛好者和老師切磋交流時,她都快樂無比。

  周玉芝覺得,國畫作為一種藝術的表現形式,應承載更多的東西,要注重從生活和歷史文化中去尋找創作靈感,并用藝術的形式將之表現出來,更要開拓單純繪畫創作之外更廣闊的境界,從而對豐富社會文化起到更大的作用。

  這些年,周玉芝的書畫水平得到了長足的進步,特別是她所畫的牡丹,朵朵鮮艷、株株宜人,得到不少國畫專家的稱贊。  

 周玉芝說:“我的心已經留在海南,從城市到農村,我心里已把這里當成故鄉,真心希望她的明天更加美好。所以,今后只要海南、以及萬泉河書畫社需要我,只要我的書畫為這里做點貢獻,我一定不予余力支持,人過來也行,書畫寄過來也行。”

  周玉芝說,“牡丹不僅色澤鮮艷,而且高貴尊嚴,不愧是中國的國花”。或許這樣,從練習書畫開始,她一直對牡丹情有獨鐘;也或許是她這種熾情和獨具一格的畫法,在當地,如今“行里”都稱她為“牡丹老太”。

喜歡雅靜的海島

  周玉芝平日愛靜,且為人堅韌和低調,但極為心靈手巧。除了畫得一手好畫、寫得一手好字外,她的文字功底也很棒。她的一首“練拳配膳掃庭園,上網出游聚友酣。舞墨揮毫書畫雅,吟詩作賦品茶閑。家和子孝街坊贊,體健心怡天地寬。花甲之期逢盛世,夕陽勝景享天年!”《七律·退休樂》書法作品,在唐山當地被傳誦。

  或許具備這種淡雅的氣質和淡定,她對海南一直情有獨鐘。“多年前,就從影視資料上看到過海南獨特的風景,那種迷人和浪漫,那種淡定和優雅,那種時時如春、處處如景的畫面,總讓人產生無限的遐想。”周玉芝說,那時的她希望,有一天能來到海南,在海邊手拿畫筆,描繪那一片天藍海藍。

  2001年秋季,周玉芝終于來到“夢寐以求”的海南,那次她是隨旅游團到海南旅游。在海口、在三亞、在萬寧的海邊,那幾天,她和其他團友一樣,陶醉在熱帶迷人的南國風情中,“這些年來,我也走過全國許多地方寫生旅游,但獨有海南總讓我魂牽夢縈,回去以后常常想念著這里”。

  2015年10月,因為老伴患有氣管炎,“不堪忍受北方嚴寒及霧霾”的她帶著老伴飛到海口,“準備住幾天”。

  來之前,她就想好好享受海南的“沒有冬天的溫情”,所以也沒有太多準備自己畫畫寫字的工具。剛開始,老倆口每天除了買菜做飯,就是到附近的白沙門公園散步、鍛煉。過一段時間后,不僅老伴的氣管炎得到改善,周玉芝也感覺到“非常舒服”,于是她在海甸島人民大道租下了一套三居室,“當起一名候鳥”。

總想盡情描繪海南

  去年底,周玉芝在海口騎樓作畫時,偶然認識了海南萬泉河書畫社的董德川社長,共同的愛好讓他們無話不談。令周玉芝想不到的是,在海南,對書畫藝術的追求絲毫不比河北遜色。

  于是周玉芝立即加入萬泉河書畫社,并立馬讓人從唐山寄來自己的筆墨。從那時開始,她不僅常常參與書畫社的講座及活動,也到文昌、定安等地為當地百姓送書畫。同時,她拍賣了自己的牡丹圖,把所得拍賣款捐助給貧困學生。

  周玉芝說:“我們這一代人盡管歷經磨難,但如今總算趕上了好時候,有心情、有條件可以玩一玩自己喜歡的東西。作畫不是想出名,就是想證明退休的人不是船到碼頭車到站,而是老有所學、老有所樂、老有所為。”更重要的是人雖然退休了,但還是要加強學習。人要活到老學到老,學無止境。“當一幅滿意的作品完成時,心中那種愉悅是無法用言語來表達的。當自己為這個社會做點事情的時候,心里是非常愉悅的。”周玉芝說,在海南這段時光,她找到了快樂,生活也特別充實。

  因為愛著海南,今年春節期間,她也把孩子邀請過來這里度假,“我們一家老小在這里度過了一個充滿陽光的春節”。

  可是,由于家庭原因,雖然舍不得海南、舍不得萬泉河書畫社的老伙伴、舍不得這片熱土,但再過幾天,她就要回唐山了。

  說到這,老人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但她說,作為一名候鳥,她只是暫時離開,只要有機會一定再來。

  周玉芝認為:“我的心已經留在這里,從城市到農村,我心里已把這里當成故鄉,真心希望她的明天更加美好。所以,今后只要海南、以及萬泉河書畫社需要我,只要我的書畫為這里做點貢獻,我一定不予余力支持,人過來也行,書畫寄過來也行。”


弈城围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