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協會管理登錄] 【今日海口】電子專刊 活動案例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專家智庫 > 候鳥

候鳥

畫家“候鳥” 葉盟:想在海南打造一家傳統文化收藏館

來源:海南文化網 發布日期:2019-06-05 09:32:00 瀏覽次數: 字體:[大][中][小]關閉本頁
幼時畫技嫻熟

葉盟出生于1954年,父親是一位老革命。說起學畫,葉盟介紹,他的啟蒙老師是父親的一個老鄉。這個老鄉曾經是解放前國民黨連環畫報社的副總編輯,畫得一手好畫,由于逃難來到葉盟家。老家沒孩子,對葉盟很是喜歡,葉盟剛剛懂事這位老鄉便開始手把手地教葉盟繪畫,葉盟對繪畫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和天賦。小小年紀的葉盟能將人物素描畫得很傳神。上小學后,葉盟被選入少年之家美術組學習繪畫,期間,葉盟的繪畫水平長進很快,繪畫的興趣大增。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全國鬧得沸沸揚揚,葉盟上美工社學繪畫,葉盟的父親被打為走資派,葉盟成了走資派的兒子,黑幫狗崽。這時,父親一個姓李的好友是舟橋部隊的團長,他對葉盟的父親說:“你遭罪別讓孩子也遭罪,讓孩子認我當爹吧。”于是,葉盟改名李盟。1968年,葉盟進入部隊當文藝兵,年齡由十四歲虛報到十八歲,竟“蒙混”過關。在服役期間,葉盟的繪畫是部隊里最出色的,并且還考取了美工六級半,而在當時,能給主席畫像的資格是六級。

  在部隊服役了兩年零七個月后,葉盟被部隊保送上了東北師范大學油畫系,獲得了一個更好的學習機會,對畫畫也更加癡迷和投入。四年后,大學生活結束,同班的許多同學都選擇離校當官去了,而葉盟卻選擇了留校。“我確實喜歡畫畫,而且當時學校里能教畫的老師在文革時要么被捕要么下放了,基本上沒人教畫了,我得留下來!況且當時學校給我的工資還不少!”葉盟笑著說。留校任教四年,葉盟對油畫有了更進一步的研究,畫技更加嫻熟。

為釣魚參與漁業 當松花江水產研究所的所長

  恢復高考后,葉盟覺得“工農兵大學生”的名聲不好,便下定決心再考一次大學。當時的葉盟常在松花江釣魚,與松花江水產研究所的所長很熟,經常跟所長借船出海釣魚。所長對這位能沉迷于江海的小伙子很是賞識,對他說:“所里沒有大學生,我這有幾個名額,你要是考上了我讓你回來當所長!”葉盟當時想得很簡單:要是考上大學回所里來,想釣魚時就能出海該有多好。

  葉盟很爭氣,考上了大連水產養殖學院,回來后在研究所工作了一段時間,接著就開始了海上漂流的漁業資源考察生活,只要在海上一漂,時間就很難由自己把握了,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只能任其自然。但海上的漂泊生活激發了葉盟作畫的靈感,他在海漂的業余時間里大量寫生和速寫,創作了大量油畫。但幾年后,海上的漂泊生活讓葉盟感到疲倦,他又回到研究所里,不久后葉盟果然當上了松花江水產研究所的所長。1998年,長江、松花江、嫩江發大水,松花江水產研究所被淹沒,最后倒閉。研究所的人員自謀新路。葉盟后來調到了北京某設計院。


釣魚成癡 自己開船出海一釣就是幾天

  葉盟釣魚成癡,這或許是他來海南定居的另外的原因之一。他常常能一動不動地釣上一宿,也常常自己開船出海釣魚,一釣就是幾天。

  為釣魚,葉盟全身多次受過傷。他說有時為占據釣魚的好位置,要爬到珊瑚礁上,珊瑚礁因構成的差異,軟硬度不同,踩到不結實的珊瑚礁上,一不留神就會從珊瑚礁上滑下來,給尖利的礁石一劃,身上流血是免不了的,但也奇怪,海水的消毒作用,通常受傷的人第二天就沒有大礙了,該干嗎還是可以干嗎。

  對葉盟而言,釣魚不在于得魚與否,而在于釣魚時的心態平衡和心情愉悅。釣魚多為修身養性,為凈化心靈,如果釣魚時因為魚兒不上鉤而煩躁不安,那釣魚還有啥意思?葉盟曾在海南的白鞍島徒手釣了一條將近一米七、重103斤的旗魚。當時魚一直拖著船搖來晃去,葉盟把魚漂一放,讓船跟著大魚跑,人魚混戰了大約四個小時,才把那條魚給拖到岸邊。想起那次經歷葉盟就樂,連說:“那條魚太大了,我費了好大勁才把它拿住。很過癮!”葉盟喜歡帶領朋友們出海釣魚,看到朋友們開心得像孩子一樣吃著自己釣上來的魚時,葉盟被他們快樂的情緒感染,能給朋友帶來快樂,就是葉盟最大的快樂。正所謂“獨樂樂不如眾樂樂”。

  葉盟愛釣魚,同時根據自己所學的知識和釣魚的實踐,總結出了一些釣魚的經驗。“這魚的記性特別好,”葉盟說,“魚跟人一樣,有的魚到處游動,比如說馬哈魚和馬鮫魚等,一年四季隨海流到處漂流。多數魚喜歡定居。你只要定點往一個地方撒食物,那么好些魚兒肯定會聚集在那個地方,也就最容易在此處釣到魚。而且釣魚也要熟悉魚兒的習性和汛期,同一種魚在不同的時間會出現在不同的地方。”葉盟愛釣魚,但他更愛魚。他給自己規定,釣到小魚要放生,大魚可以留下。葉盟出海捕魚的漁網網眼有三個手指粗,他不抓小魚,更厭惡吃魚子醬。葉盟說:“抓小魚有什么用呢?吃又吃不了,給它一個生存繁殖的機會不是更好嗎?如果人人都是大魚小魚通通抓、甚至連魚卵也吃,那魚兒哪來的后代?人們以后還上哪釣魚去?”




油畫家的海南夢

  葉盟說,最早和海南結緣在1987年,那時因為受單位委派他來到文昌養殖建設鮑魚場。那時他的雙腳已經還有風濕性關節炎,“特別是冬天疼得難受”。那年 11月,正值北方隆冬季節,葉盟乘坐的船一靠岸,“就發現這里陽光燦爛,空氣清新”。而且當他坐車到文昌住兩天后,神奇般發現雙腿沒有了病痛。

  同時,他想來這里搞漁業資源開發。這個海島海風甜美,四季如春,廣闊的海域,豐富的漁業資源令他神往。1991年,葉盟作為松花江水產研究所的負責人調動了大筆資金,與大連水產研究所、大連粵華公司在海南合作開辦一個鮑魚種苗場,從此與南海結下不解之緣。1994年,因工作上調動,葉盟從海南調到了深圳,但他心里清楚,如果要他選擇生活的地方,四季無冬的海南依然是最佳選擇。

  從那開始,他就對這個地方“依戀著”,雖然那些年他不曾常住,“但就想來海南,所以沒事就跑過這邊”。

  2005年,懷著激動的心情,從單位退休的葉盟從北京再次回到海南,正式開始了山東人在海南的生活。

  葉盟說,他對海南的愛不僅是氣候及環境,這里四邊環海的地理位置也讓他“深深不舍”。所以,他經常召集朋友出海釣魚。他說,他對釣了多大的魚并沒有特別感覺,只會簡單地對釣到的魚作比較,說今天釣的比昨天釣的大些,僅此而已,幾無興奮和激動。但如果是帶著陌生的朋友到陌生的地方釣魚、抓螃蟹什么的,不管有怎么樣的收獲,都會歡呼不已。若是烹調和享用自己經歷艱辛的“戰果”,就是不放鹽,也認為是世界上最棒的美味佳肴。

  除了釣魚,葉盟一直有個夢想,他想讓海南的旅游業能另辟蹊徑,走自主創新之路,給世界和全國各地的釣魚愛好者提供一個理想的釣魚場所和觀光景點,玩得盡興;也想讓魚兒繼續生存繁殖下去,讓大家永遠都有魚釣。于是他設想在離萬寧不遠的白鞍島上配幾艘船,在大島與小島之間來回跑。人們可以在島上釣魚,養殖,趕海,休閑,旅游。如果島的面積很大,可以把它建成一個風景別致的度假村,供人娛樂休閑。

  其實,為了這個夢,葉盟前些年曾在白鞍島作過可行性的調查研究。他計劃經過合法手續租下小島之后,在海上釣魚首先要在礁石上建造一個平臺。

  雖然最后“這事泡了湯”,但他對這片海的深情卻與日俱增。


打造一家傳統文化收藏館

  3月15日傍晚,在海口市水巷口36號,這是一處富有南洋風格的樓閣,葉盟文化藝術品展廳和酒文化展廳就設在這里。

  葉奇楠香觀音、老布唐卡七度母……對于自己收藏的藏品,葉盟如數家珍,他親切地稱它們為“寶貝”。每一個寶貝,都有一段難忘的故事。在這些寶貝中,葉盟最喜歡的是一座金絲楠木茶幾。

  這些年來,他除了收藏佛教文化藏品,也收藏了很多珍貴的酒類及花梨木。他說,花梨木是大自然送給海南的珍寶,“不能讓它流落街頭”。

  當晚不少游人在此處參觀葉盟的收藏品,他也津津有味介紹著。好多年了,葉盟說,“如今自己除了口音不變,其他的都變成海南的”。而這些年,孩子多次邀請他到澳大利亞居住,但葉盟卻沒有答應:“我離不開這里,感覺還是海南最好,這里不僅適合我居住,也有很多最愛的朋友。”

  如今的他已經62歲,葉盟深情地說,“雖然自己目前的收入夠吃夠喝了,但打算打造一家傳統文化的收藏館,所以會需要一筆錢。”

  因此,他打算重操舊業,用自己多年的積蓄開一家海水養殖場,不僅為海南增加海產品,也可以增加自己的收入,“然后把收入全部投入建設收藏館,如果成功,這也算是我為這片土地所做的一點微薄的貢獻吧”。


弈城围棋